设为主页加为收藏
 
帮助学生摆脱忧郁情绪

发表时间 2008-10-20  作者:刘兰萍  来源:网络资源   点击率:1864 



    材料一:《抑郁症袭击高中生》——最近几年,有关中学生尤其是高中生患抑郁症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,而在临床实践中高中生抑郁障碍患者亦明显增多。
    材料二:2006年5月6日《南方周末》——一高中生用砖头砸死无辜老翁后交代,他一直以来学习压力都很大,心里非常郁闷。22日上午他跳河自杀未遂,上岸后想找同学倾诉,没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。
    材料三:一位心理医生说,抑郁情绪就像感冒一样常见,一旦发现身边有人出现抑郁症的初期症状时,应该及时耐心地让他表达内心的苦闷并加以开导。
    材料四:一位走出忧郁的人说,我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终于战胜了抑郁,我战胜抑郁的法宝就是倾诉、运动、大自然,还有朋友。
 
于是我想到一个话题——“对话”。
    “对话”是什么?词典义应该是“两个人以上相互交谈”。可是这里的“对话”已不限于这层意思,它已引申到一个更深层面的含意,那就是双方思想与情感的交流。这就要求参与双方要彼此信任,走进对方的心灵,以情感激活情感,以智慧开启智慧。用思想家巴赫金的话来说,对话就是希望被听到,希望被人理解,得到从其他立场上做出的应答。为师者一旦与学生进入对话状态,将真正收到“润物细无声”的绝佳效果。现以学生李刚为例,试谈自己对该理念的肤浅认识。
    李刚在校表现:性格内向,少言寡语,孤独沉默,神情忧郁,常处于若有所思又若有所失的状态。
    原因浅析:初中时数理化悟性过人,轻松闯关,考上实验班。入学后由于学习难度和学习强度的加大,加上父母过高的期望值,都在无形中给他增添了心理压力。
 
对话一:
    经常吝啬到只用“是”、“不是”来表明自己态度的李刚,竟然在语文预习本上写了几段随感,写作时间是2005年12月10号。
  
    天气转凉以后,似乎时间变慢了许多,像我的脑子一样,被突然一冻以后,运转迟缓,难道时间也怕冷?
    冬天最惬意的是暖暖的床和冬天的旭日。想到床就想到睡,在家里的时候总是躺在被电热毯热好的被窝里,然后学学“庄周梦蝶”。可惜,这里是学校,美梦到了一半就醒了。然后一大帮人在厕所里,热热闹闹地干完事后,哆哆嗦嗦赶往食堂。
    在我开始计算什么时间可能来一场大雪时,篮球场上开始了“激战”。我佩服这些勇士能耐住这种天气而穿着几件薄薄的球衣去“拼命”。不过如果是我,我想我也会上去“拼命”,至少被一大帮观众围着呐喊,怎么样也是一件光彩的事。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但一看时间,还只有5点,冬天的时间过得可真慢。
 
    阅后感:李刚在文章当中叙述了自己一种复杂的心态。高一下学期,李刚做物理竞赛题常力不从心,难题如冰山横亘于前,他开始怀疑自己,开始退缩,但同时他又不甘心,因为他是带着许多同龄人的羡慕进入竞赛班,放弃竞赛辅导是多么不光彩的事,况且物理是他一度痴迷的功课,他为其付出了太多的心血。
    于是我信手在他的文章后面写下了“老师发现你上课还有走神,时时提醒自己,拿出点冲劲,好好拼搏一番”。类似的话语曾无数次出现在我给学生的批语中,我也很少去思考它作用的大小,而此次面对的是向来很少袒露自己内心世界的李刚,我必须认真对待——我的这种提醒,对他有帮助效果吗?这种提醒会不会把他推进一种更严重的自我否定中去?我用涂改液覆盖了这几句话,不知该如何下笔,突然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个成功教育案例,其中一段对话大致内容如下:
老师: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担心吗?
学生:知道,我不应该那样说话,我害怕别人会因此看不起我,议论我。
老师:哦,那你准备一直这样担心下去吗?
学生:也不是,过一段时间可能会好一些。
老师:你的意思是说,两天之后你就会好起来,对吗?
学生:对。我不可能为一件事忧虑一辈子。
老师:那太好了!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一定要等两天之后呢,何不两个小时以后或者干脆现在就把它从脑子里‘砰’一声扔出去呢?
学生:对呀,我听你的。
    当时觉得这例子有点可笑,但此时也只得暂且借用。预习本发下来时,李刚随意瞥了一眼,神情漠然,我写的话他是没看见还是不感兴趣?我是不是应该找他谈一下?好几天我都犹豫不决。
 
对话二:
    12月16日,晚自修前,教室里不多的几个学生,我突然发现他在很专注地看预习本——我用红笔写的字特别显眼。我一阵窃喜,“他山之石”,轻松“攻玉”。李刚的预习本上又是常规的字词句积累,态度认真了许多。直到12月28日。
 
    越来越否定自己的价值,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独处,因为怕别人的耻笑,也许最近越敏感,越觉得同学开始疏远自己。有时会想,我是一个学生,却连最基本的书也读不好,我还有用吗?不和自己班里比,就是和普通班里的同学比,我比他们付出的多,却丝毫不见成效,难道我连双修日全天的补课甚至连最强项的物理也去补了,却反而成绩越来越差。每次都会问自己,你是怎么考进来的?照你这样的成绩,应该连二高都考不上。为了这个问题,每日每夜地发疯去想,想得难过了,想到哭了,真的想哭,而面前却是这么多的同学在身旁,再多的眼泪我也不会让它淹没我的尊严。
    也许,我付出的不够,但也至少不会退步吧?稳定成绩总该是最低的底线了吧?但事实总是让我难过,也幸亏有老师和母亲的鼓励。否则,我现在不会发疯,到了高三,我也一定会被逼出精神病来。
    想到同学。其实B要比我出色,起码他在竞赛已经有成绩,而他的其它课程是他不想学,并不是学不起来,而我的时间比他已经多得多。如果B认真起来,一定会超越我很多。还有一些同学英语成绩以前是被我拉一大截的,最近的考试,竟被他拉了一大截。我也知道他最近的拼命学习,但他只要一拼命,就有成绩。我想起高一有一段时间,自己拼死了学习,也没进步多少。所以现在我怕,怕自己像高一那时一样认真,却换来更惨痛的结果。因为深刻地记着那次“拼命”之后的期末考给我的打击,让我全身无力,失魂落魄,对自己的能力再也不能相信。
    想一想身边的同学,真的,只要他们肯努力,成绩就有进步,而我,一个过了高中一半时间,却从来没有考好过一次的人,还有希望可言吗?我不知道,过多的失败,让我看不清自己,到底我看到的是全部的自己还是部分的自己?
 
    阅后感:他显然未能走出失落和痛苦的困扰,人在低沉不振的时候总会不断想到不愉快的事情,或者沉湎于反复的忧思中,而要摆脱这种困扰,并不是一两句鼓励的话就能立竿见影的。但他已开始接纳我,已开始信任我,所以他的心理表述较前次就具体直接得多。我需要好好地对他陈述我的认识和理解,真的是“书到用时方恨少”,此时此刻强烈地体会到教育心理学于一个班主任的重要意义。预习本马上就得发下来,写下这段话:
    人有时候会出现一种低谷状态,无论心境还是学习成绩,也许你现在就处于这一阶段。改变一下学习方法,多与老师交流交流,我愿意成为你的朋友。
之后我一直忐忑不安,原因有三:首先我的劝慰不痛不痒,根本没涉及问题的实质和关键;其次他对我说得这么详细,肯定是寄予了很大的期望;再次直面对话是不是更有效,他愿意吗?
 
对话三:
    第二天早上6点50分,我一进办公室,竟看见他的预习本。放在极其醒目的地方,下面的内容应该是他在12月28号写的。
 
    今天下午,经过篮球场,看见很多普通班的学生在打篮球,顿时有了一种想法,到底这么多人中,有几个成绩比我差。
我恍然惊起地想着,不如算了吧,读书读不起来,就读不起来,还不如放弃了不学来得轻松。最近得知瓯海中学有个高二女学生两次想跳楼未遂。也许这种张国荣式的结局会来得华美一些吧!这不可能,起码我还是贪恋尘世的。
 
    阅后感:无论怎样,李刚的情绪现在肯定极其低落,他在同一天给我写了两篇文章,定是非常渴望我的帮助。我必须冷冷静处理这件事,但我必须马上让李刚知道我很愿意帮助他,于是我写下这段话:
    千万不要轻言放弃,不断提醒自己,你的努力绝不会白费。学习是人的一种生存状态,而人的生存状态不仅仅是学习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人的一生都有挫折,但我们都要笑对人生,你努力了,就应无怨无悔。而你的父母和我都将是你忠实的呐喊助威者。
我的几次话语都试图传达我非常愿意接纳和帮助他的意愿,他的话语显然也认同这一点,但我并没有给他提供具体可行的措施。我跟已毕业的曾与他有类似情况的学生作了交流,又翻看了有关的一些文章,在他的作文本中夹带了这样几点建议:
 
一、肯定自己,珍惜自己所拥有的
    当你觉得没有自信,总觉得不如人时,请别自怨自艾。接受自己的不完美,对自己温柔点宽容些。《肯定自己·欣赏自己》一书的作者克莱基荷芬建议,拿只笔列出你不断在责怪自己的话语,并且自问看到这些话会有什么感觉,这样的自责是否对自己有好处。老实说,当然是没有好处,因此,一定要下定决心停止这种责难。如果一时还做不到,不妨先把注意力放在已经做好的部分,告诉自己做得有多好。
 
二、学习积极正面的自我对话
    我们的内心都有一部投影机,每天读出成千上万的画面和情绪,除了要停止负面的批评,还要积极输入一些正面的鼓励。写一张自己的履历表,把所有的优点都列上去,每周浏览一次,作为自我对话的脚本,在忍不住要责难自己之前,先想想看自己还有哪些优点,事情并非想象中那么糟糕。
 
三、走出自己的“小屋”
    走出自我的狭小空间,“外面的世界很精采”。可广交朋友,朋友,不仅能与你共同分享快乐,而且能帮你排解忧愁。可坚持跑步,或打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乒乓球(篮球),运动能使人身心放松、精神焕发。
 
之后我着手三件事:
1、联系他的父母亲,提出要面对孩子的现状,正确评价孩子的建议。
2、联系他的一位跟他沟通较多的姑妈,寻求帮助学生的最佳途径。
3、改变他的学习环境,给他找一位性格开朗乐于助人的同桌,从而起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    我们的交流仍以书面的形式在继续着……
 
感悟:
一、对话是一个永远未完成的动态生成过程,师生之间的交流和碰撞是没有休止符的,而充分的对话与交流,将直逼学生的真实经历和情感世界,展现他们的矛盾痛苦和成功喜悦。
二、对话不是单纯的同意或反对关系,也不是简单的问答,它是指师生基于相互尊重、信任和平等的立场,通过言谈和倾听而进行双向沟通、共同提高认识的方式。每一个学生都有着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和独立的情感表达方式,都需要教师的理解和尊重。只有在平等的主体间发生的对话,才有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对话
三、不善言辞的李刚选择了书面沟通的方式,把原本私人化的写作放在交流的环境下,期待我的关注我的呼应。其实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对话,可以是有形的,也可以是无形的,一个眼神,一举手一投足,都传达着师生的情感。而找到适合学生个体的对话形式,则需要老师用心去体会,去发现。这样才能适时地帮助那些处于心理困境中的孩子。
上一篇:“数字德育”:引领学生健康成长
下一篇:带她走出“瓦伦达”心态
打印本页】 【返回顶部】 【关闭窗口
 
 
 
版权所有:九州天下现金tm33.net皖公网安备 34182402000141号
联系电话:0563-8152801    传真:0563-8152801   邮编:245300   技术支持:亿家网络 绩溪龙川农家乐
联系地址:安徽省绩溪县华阳镇适之街66号  投稿邮箱:  皖ICP备08103929号